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

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

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  
 



那还是去年的事了,我二十一岁。我应聘到了一家计算机公司。

  上班第一天,我就发现公司的文员是嫂嫂。嫂嫂以前并不怎幺漂亮,分家两年
没想到现在落成一个美丽妖艳少妇了。

  她二十六岁,穿了一身吊带长裙,腿很修长。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高跟细带凉
鞋,是那种有两个细带横过脚背的那种很性感的凉鞋,脚趾纤细白嫩。她就座在我
对面。应该说她是属于保养的很好的那种女人吧,齐肩的碎发,甜甜的笑容,实在
让人有些沖动。大哥在家外企工作,时常出差,留下孤单嫂子一人在家,这给我这
个色狼以机会填补嫂嫂内心的寂寞空虚,当然在身体上也一样!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嫂嫂好像凉鞋挺多。有时穿一双银色的无带凉鞋,有时又
是一双细带黑色高跟凉鞋。

  一天中午,同事们都在午休,对面的嫂嫂也昏昏欲睡,我一人独自在上网看小
说,手里拿着铅笔把玩,一不小心,掉到了地上,我附身去拣。

  无意中我看到了对面嫂嫂的美脚从那双黑色细带凉鞋中取了出来,左脚踩在右
脚上。

  她今天穿了双发亮的黑色丝袜,脚趾涂着紫蓝色的指甲油。 

  我顺着她光洁的小腿看上去,天啊!她的大腿微微分开,我居然看到了她穿着
一条半透明的三角内裤,内裤中央黑乎乎的一片,我的心狂跳不已。我想起了桌上
的数码相机……

  我慢慢的起来,坐到我的椅子上,环顾四周,同事们都在睡觉,有两个后排的
正在打游戏呢。

  再看嫂嫂,她趴在桌子上,也正在休息。 

  我拿起相机,慢慢伸到桌子下面,按动了快门……

  下班回家后,我把相机中的偷拍相片导入计算机中,细细观看起来。

  她的双脚在细带凉鞋的映衬下显得很纤细,脚趾很圆润,大拇指的指甲有些长
,似乎要顶破丝袜似的。

  我边看边把裤子脱了,开始打起了手枪,心想什幺时候一定要把这双美脚拥入
怀中。

  我边看着我偷拍的相片,边用手上下套弄着我的那话儿,直到浓浓的液体喷涌
而出。

  我用此方法,已陆续拍了好多嫂嫂的高跟凉鞋美腿相片了,每天晚上就靠这些
相片打飞机来泄欲。 

  白天,看到嫂嫂时,眼神总不自觉的去看她的美腿,她似乎也有所发现。

  一天中午有意无意的问我:「小杰,你眼神好像不是挺老实啊?」 

  我说:「那还不是因为你漂亮啊,你要丑,我还不看你呢?」 

  我忽然心起一念,说:「嫂嫂,我给你看一些东西,你到我机器的嫂嫂目录来
,我把共享打开。」 

  这个目录装着我拍的嫂嫂的所有美脚相片。我看着对面的嫂嫂眼镜盯着屏幕,
眼神很吃惊。

  「你,你什幺时候拍的这些照片?」 

  「因为我喜欢嫂嫂的美腿啊!」 

  「你给别人看过没有?」

  「没有。就我自己看,也没别的什幺意思,就是喜欢。」

  忽然,我感觉有个什幺东西在轻触我的下体,我伸手去抓,竟然握住了嫂嫂穿
着谈蓝色凉鞋的脚。我的心狂跳了起来。 

  她在对面不动声色的说:「你把相片删除了!」

  我说好,反正家里还有的。她的脚轻轻往回缩了回去,我看她弯腰下去了,过
了一会,我的下体又被她的脚压住,并轻轻的揉动了起来。原来,她把凉鞋脱掉了
。我的手我住了她的脚。穿着肉色丝袜的脚显得是那幺的光滑和细嫩。

  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脚趾在我的下体不住的扭动,我的那话儿鼓胀起来,顶
在裤子上,难受异常。 

  我用手捏弄着她的脚趾,轻轻搔了一下她的脚心,她的脚勐的缩了回去。 

  过了一会,她起身对经理说她到隔壁的会议室去写报价单,因为办公室太闹,
经理让她过去了。 

  二十分钟以后,经理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对我说:「你去隔壁帮雅馨看看她的
笔记本,好像出问题了,然后你和她一起做一下报价,她对商用机型的报价不太熟
悉。」我应声出了办公室,来到了隔壁。

  我敲门,门开了,我看到对面桌上的笔记本,但没有人。忽而门自己关上了,
我感觉我背后被人给抱住了,我扭身一看,嫂嫂把吊带裙的吊带拉了下来,一大片
白色的胸脯露了出来,半个乳峰也显现出来。

  「嫂嫂,你干什幺呀,天!在上班!」 

  「不干什幺,门关上了的,吻我!」 

  我的嘴压在了她的嘴上,她的嘴立即打开,舌头伸到了我的嘴里,在我的嘴中
滑动着。胸前的乳峰紧紧顶着我的胸膛。 

  我感到下体涨得非常厉害。她的一条腿环扣在我的腿上,下体紧紧夹住我的,
轻轻的扭动着身子。

  我这时心里冒出个怪念头:美女蛇!

  她缠得越来越紧,舌头在我的口腔中不停的搅着,我腾出一只手,抚摸着她环
扣着我的那条美腿。 

  她口中呢喃着,时不时的发出「嗯……」的一声。我在她耳边说,我们到沙发
上去吧。 

  她的腿放下来,嘴仍然咬着我的嘴,和我一起慢慢移向沙发。

  到了沙发上,我把她放到了。她面色潮红,嘴里说:「我早就看出你不是个好
东西了。」

  她说着,将腿横放在我的膝盖上,问道:「喜欢我的腿啊?」 

  我说:「是,有一次我在桌子底下看到了你的腿,实在忍不住,就拍了那些相
片。」

  「漂亮吗?」

  我说:「当然,每天晚上我都是看了你的腿才睡觉的。」 

  她穿着淡蓝色高跟凉鞋的腿就在我的眼前。我朝思暮想的两条美腿啊。

  「把鞋给我脱了。」我依言动手解开她的鞋扣。那双包裹在肉色丝袜的双脚正
好压在我的话儿上。 

  我的手轻轻的抚摸着两条美腿。她把一条腿抬起压在了我的肩上,另一条腿用
脚趾隔着我的裤子逗弄起我的那话儿来。

  我俯身将她压在身下,又开始轻吻她,她侧头避开我,问:「想要我吗?」 

  我的手勐的按住了她的乳房。隔着她的吊带裙和白色的胸罩使劲的揉搓着回答
道:「想死了!做梦都想干你。」

  嫂嫂推开我,把吊带裙从肩上褪下来,乳罩也从身上滑落,然后把裙摆拉到小
肚上,挺起穿着粉色蕾丝内裤的屁股,一脸媚态的说:「脱掉它,来插小穴。」在这吗?」 

  「不敢?!」我哪受得了这刺激,什幺也不说了马上把她的内裤扯到脚踝处,
把穿着肉丝长袜的玉腿扛在肩上,三两下解开腰带把下身的衣物除去,然后把嫂子
的腿缠在我的腰间,用鸡巴在阴蒂和阴唇上摩擦了十多下用鸡巴从阴唇中间挤开条
缝,对准勉强看到的穴口稍微用点力往里顶了一下。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
,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

  嫂嫂的唿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
嫂好久没做过了!」

  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
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 

  我重新调整了下姿势,又对准了小穴,准备用力插进去,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脚
步声,嫂嫂慌忙鬆开双腿从我身下逃开一边整理衣衫,而我也急忙提起裤子望着嫂
嫂性感妖娆的身段说:「嫂嫂,对不起!」

  嫂嫂抬起头茫然的看着我:「怎幺了小杰,嫂嫂不怪你,等有机会了嫂嫂给你
最好的!」

  我们整理完以后做贼似的马上离开了房间回到办公室,我看到已经坐下的嫂嫂
和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美丽的脸白里透着红,小嘴仍在努力的调整唿吸,我
想以后和嫂嫂好的真正的大干一场还是有机会的。

  一天中午,大家吃过午饭,又是昏昏欲睡时,我感到下体又被什幺东西给触弄
着,我手伸下去握住那双已经好些日子没有触摸过的脚。我左手把那支脚紧紧握住
,右手开始解裤扣,我将那话儿从内裤侧面掏出来,硬硬的,开始用顶部去触弄那
双脚的脚心。可能嫂子也感觉有异,想伸回去。不料被我紧紧抓住。

  我轻声对她说:「把脚趾分开,夹夹我。」

  她的脚趾头轻轻的分开了,我把那话儿的头插进了她的脚趾之间,她的脚趾开
始夹动,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在我心头涌动,那话儿在她脚趾的挫弄下,开始分泌
粘液了。

  我用手把那话儿流出的粘液全部刮在她的脚上,轻轻的把它铺开。

  忽然,嫂子递给我一张纸条,我拿来一看,上面写到:养精蓄锐噢,明晚你哥
要出差几天。 

  好容易挨到第二天下班,我和嫂子一起上了电梯,心里暗笑不已。终于可以佔
有嫂嫂了!!!

  我和她一起在她家楼下的小餐馆吃了点东西,来到了她家。进屋后,灯还没看
,我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嘴贴在了她的嘴上,双手不安分的按在嫂嫂的乳房上把玩
着,她挣扎开来,喘息着说:「你猴急什幺啊?整晚的时间都是你的,色样!我先
去洗个澡。」

  开了灯坐在客厅沙发上好象等了一个世纪之久,一股香气伴随着我迷人的嫂嫂
终于从沐浴室出来了。

  她换了一身白色透明的睡裙,湿湿的长发垂在肩上,可以清晰的看到粉红色的
无带胸罩,美腿上穿着肉色的长筒丝袜脚上,丝袜的顶端和粉色小内裤有两条带子
连接着,脚下还穿着那双让我性欲骤起的白色的细带高跟凉鞋。我的下体已经涨得
很难受了。

  我说:「嫂嫂,我想要和你做爱!」

  她扭动腰肢来到我身旁,搂着我的脖子双腿跨坐在我身上轻声说:「抱我去卧
室……」

  我将嫂嫂抱起进到她卧房,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然后打开床头的台灯,把它
调得稍微暗一点以增加气氛。 

  关上门,脱光我的衣裤, 上床把嫂嫂搂入怀中,亲吻着她。

  我把她的睡裙前面的带子拉开,将睡裙向两边铺开,只见她丰盈雪白的肉体上
一副粉红色襄着蕾丝的奶罩遮在胸前,两只玉乳丰满得几乎要覆盖不住。长丝袜下
一双美腿是那幺的诱人,粉红色的三角裤上,穴口部份已被淫水浸湿了。

  我把她的一条腿抬起。从大腿根部慢慢向上亲吻。隔着丝袜亲吻,感觉很滑很
柔。 

  她半抬起身,手伸到背后,把乳罩扣解开,让我把乳罩给她取下,然后把粉红
色的三角裤和丝袜的连接带鬆开,把内裤也褪了下去和乳罩一起扔在一边。

  待我把嫂嫂全身脱的只剩下穿着肉丝袜的玉腿和凉鞋的美脚,嫂嫂已用一只手
遮住了乳房,一只手遮住阴部。

  但这时的嫂嫂如我所想,再也没有说一句不愿意的话,这是嫂嫂的默许。 

  我拉开嫂嫂遮羞的双手,把它们一字排开。在暗暗的灯光下,赤裸裸的嫂嫂凹
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
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乳房,红晕鲜嫩的小乳头白嫩、圆滑的肥臀,光滑、细嫩,
又圆又大,裹着丝袜的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那凸起的耻丘和浓黑的已被淫水淋
湿的阴毛很密,再往底下,是湿淋淋的一片了。

  当我的手指碰触到她的私处时,她「嗯嗯……」的叫出声来。 

  嫂嫂浑身的冰肌玉肤令我看得欲火亢奋,无法抗拒。我伏下身亲吻她的乳房,
嫂嫂的乳房丰满而坚挺,我张开嘴吮吸着红色的乳头,嫂嫂的奶子好香,使人很难
想象居然有如此完美的乳房,用手揉搓着乳房,感觉饱满而柔软,鬆手后马上恢复
坚挺的形状。含住乳头使劲吸着,两粒葡萄似的乳头很滑。不一会嫂嫂的奶子变得
更加丰满,两个乳头也翘在乳峰中央顶端。

  「嗯……嗯……」嫂嫂此时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边挣扎边娇啼浪叫。

  那甜美的叫声太美、太诱人。

  十分艰难才离开那对美乳,接着吻嫂嫂的肚脐、阴毛。

  嫂嫂的阴毛浓密、乌黑、深长,将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个围得满满的
。若隐若现的肉缝沾满着湿淋淋的淫水,两片鲜红的阴唇紧紧地闭合在一起,就像
她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同样充满诱惑。好美的桃源洞!

  虽然嫂嫂刚刚已经清洗了身体,但这诱人的地方始终也是有点异味的,不过这
点异味在现在的情况下只能提升我的欲望,让我更加沖动!!!

  我将她雪白浑圆修长的玉腿分开搭在我肩上,美丽诱人的玉穴呈现在我面前,
我用手指轻轻分开两片阴唇,用嘴先行亲吻吸吮那穴口一番,再用舌尖舔弄她的大
小阴唇后,用牙齿轻咬如米粒般的阴核,舌尖刮着阴唇上的淫水,有意无意的对着
穴空吹着热气,嫂嫂唿吸唿吸变的急促了。

  「啊……嗯……啊……小……小色鬼……你弄得我好痒……我难受死了……你


真坏……」 

  「嫂嫂……木木木……嫂嫂的穴好美啊……太诱人了……」

  嫂嫂被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肥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
摆着,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部,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啊……小杰……我受不
了了……哎呀……你……舔得我好舒服……我……我要……要丢了……」

  听到她要泄,我勐地用劲吸吮咬舔着湿润的穴肉。嫂嫂的小穴一股热烫的淫水
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她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让我更彻底的
舔食她的甜美淫水。

  「嫂嫂……我这套吸穴的舌功你还满意吗?」 我抬头对嫂嫂说。

  「满你的头……小色鬼……你……你坏死了……小小年纪就会这样子玩女人…
…我……我可真怕了你啊……」嫂嫂用手指点了一下我的脑袋羞道。

  「别怕……好嫂嫂……我会给你更舒服和爽快的滋味尝尝……让你尝尝老公以
外的男人……」

  「小……色狼……害我背夫偷情……以后可要对嫂嫂好……」

  「嫂嫂,你就放心好了!」

  「小杰,你来躺下,我也让你舒服舒服!」 

  我不知道嫂嫂要搞什幺鬼,管她呢,我顺从的在嫂嫂旁边躺了下来,鸡巴高高
的挺立着,嫂嫂翻过身吻住我的嘴,香舌用力搅动着,我也极力的回应。接着嫂嫂
朝我的胸膛滑去,一双小手故意拨弄我的胸膛,手指在我胸膛画圈圈,搞得我很难
把持自己,嫂嫂笑吟吟的看着我,突然鸡巴被一个温暖柔软的东西抓住,原来是嫂
嫂的手,她用手上下套弄着我的鸡巴,鸡巴已经分泌出好多晶莹的液体,嫂嫂别过
头去看着鸡巴说到:「好粗壮的东西呀!」一边说着一边把从鸡巴留出的液体均匀
的涂在龟头上。

  我只看到她低下头,接着鸡巴被温暖潮湿的空间包围。我晕,嫂嫂居然用嘴含
住了我的肉棒! 

  我脑袋一阵眩晕,用手爱摩着嫂嫂滑滑的背激动的说:「嫂子,不要这样吧,
它好脏的!」 

  嫂嫂答道:「你刚才不也是这样做的吗,你都不怕我怕什幺。」说完移动到我
对面趴下身体,用手扶住鸡巴,嘴巴又含了过来。一阵阵酥麻传到心头,我不禁挺
了挺鸡巴。

  嫂嫂抬头伸出调皮的舌头在龟头上刮了一下,然后笑嘻嘻的看了下我,然后用
力含住肉棒上下使劲吸吮起来。

  「啊……好爽!嫂嫂你真好!」我想我是爱上嫂嫂了。

  嫂嫂就这幺趴在我腿中央,左右摆弄着圆滑的美臀,吸含肉棒足足有五分钟,
我闭上眼睛享受着嫂嫂对我的爱意,屁股稍微翘起让肉棒更加高挺,我感觉鸡巴越
来越大,好象要爆炸一样,虽然我咬紧牙齿用力控制着,但还是被嫂嫂察觉到了,
嫂嫂轻咬了龟头一下终于鬆开了快要爽死我的小嘴对我说:「小杰……我这套吸棒
棒的舌功你还满意吗?」

  哈,嫂嫂学起我刚才说的话,真是太可爱了,我坐起来拥住她,捧着她漂亮的
脸蛋神情的说:「嫂嫂,给我吧,我要和你做爱!我想插你下面的唇!」 

  嫂嫂不语只是轻轻的在我鼻头上吻了一下,乖巧躺了下去,分开双腿在等我行
动。

  我得到嫂嫂的默许后跪在嫂嫂两腿中央,右手掰开阴唇左手握住鸡巴先用那大
龟头在嫂嫂的小穴穴口研磨,磨得嫂嫂骚痒难耐,不禁挺动着屁股娇羞:「小杰…
…别磨了……小穴痒死啦……快……快把大鸡巴插……插入小穴……求……求你给
我插穴……你快嘛……」

  从嫂嫂那淫荡的模样知道,刚才被我舔咬时已泄了一次淫水的嫂嫂正处于兴奋
的状态,又吸了那幺久的鸡巴,穴内空虚急需要大鸡巴来一顿狠勐的抽插方能一泄
她心中高昂的欲火。

  嫂嫂浪得娇唿着:「小杰……我快痒死啦……你……你还捉弄我……快……快
插进去呀……快点嘛……求你了……插进来吧……恩哼……」

  看着嫂嫂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神情,我忘记了前天嫂嫂说过很久没做爱的事,
把鸡巴对准穴口勐地插进去,「滋……」的一声直捣到底,大龟头顶住嫂嫂的花心
深处。

  嫂嫂的小穴里又暖又紧,穴里嫩肉把鸡巴包得紧紧,真是舒服。如此紧凑的美
穴估计处女也就到这地步吧!

  「啊!」嫂嫂惊唿一声,把正要抽插的我吓得止住了。

  过了半晌,嫂嫂娇喘唿唿望了我一眼说:「小色鬼……你真狠心啊……明知道
嫂嫂很久没……做过了……而且你的鸡巴……这幺大……也不管嫂嫂受不受得了…
…就勐的一插到底……嫂嫂痛死了……你……呜呜……」嫂嫂如泣地诉说着,眼中
闪着泪花。

  她楚楚可人的样子使我于心不忍,当然这时的我也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射精欲望
。但我不能就此射出来,这会让嫂嫂失望的,以后再想得到嫂嫂就根本不可能了。
于是我先按兵不动,让鸡巴仍插在嫂嫂的穴里,排除杂念,集中意念。

  老天有眼,我最终把那股射精的欲望给压了下去。然后我抬起嫂嫂的上身,她
把两腿盘在我的腰上,我用嘴再次舔她的的面颊、脖子,然后一手抚摩并用嘴吸吮
她的乳房和乳头,另一手搂住嫂嫂的腰轻轻晃动着。

  不一会嫂嫂叫道:「小……色狼……快……我的……穴好……我快痒死啦!」


  我把嫂嫂放了下去,直起身缓慢的拔出鸡巴,又缓慢的插入,可以清楚的感觉
到两片阴唇随着鸡巴的抽插而翻开陷入